她跟他真的不適合,從很早以前她就知道了!
多早?或者可以說是一開始。
那又為什麼這樣的錯誤得以延續至今?
也許是她當初太寂寞、她需要另一個擁抱來溫暖被絕望冰凍的心
也許是身旁的成雙成對讓她顯得如此格格不入
也許是她想嘗試著放縱與墮落、也許是好奇
也許是從未有人這般對她的想法瞭若指掌
總之,就這樣。
而,她並沒有因為這個決定得到她原以為可以得到的東西。


從未有人對她如此之好。
這是一種不求回報似的付出,彷彿在騰寫一本完美的言情小說般
手中握著的是一支只要寫下就會成真的魔法筆
於是夢想一一實現了。
她以為這是緣份、即使不那麼對眼,但也不很排斥的恰好的距離

她問他要怎麼回報他對她的好?他說只要她能夠陪在他身邊就好。
以後他會慢慢將那些她沒體驗過的一切全部補起來。

雖然沉浸在美好的夢裡,她也知道夢總有醒過來的一天
人總要面對現實、迎接黎明
於是她一遍又一遍的想,是不是真的要這樣呢?還是不要了吧?
但是他說不行,他已經不能沒有她,他不要虛假的友誼,只有一要不就零

他熱切且急迫,她疑惑卻難捨

看著他好似開懷且欣喜的表情,她想,也罷。至少他是開心的

不知為什麼的他卻試探起她來?說他怕了,所以要試試。
她不明所以,有種不被信任與耍弄的難堪。但是他有他的理由
他保證這是最後也是唯一,以後一切都會很好很好。

說服了容易被說服的她。她想,也罷。至少他是放心的。



早在那時候她就該知道這是一個只會保護自己的人。




他帶她去許多她沒去過的地方,他有很多新奇的見識
他規畫好很多想去的地方,等著她點頭,殷殷切切的
他還說想帶她去個地方,那是他以前就想要帶著老婆去看看的
她覺得他想太多了。雖然心裡是有一些欣然。


她曾央求他送給自己一首歌。
她想知道在他心中的自己是哪首動人的樂曲?

他不可置否。說心意不是用這些商業化的字句可以代表的。
但坳不過她,於是貼上了『親愛的你在哪裡』,一首冷門卻感人的旋律

我最親愛的你怎麼了 別不吭一聲就離開 這樣我會不知所措
如果我真的犯了不可原諒的錯
請直接告訴我 我還可以能夠為你做甚麼

親愛的你在哪裡 哦在哪裡 在哪裡 怎麼能放棄
才好不容易 費盡力氣 我們才終於在一起
親愛的你在哪裡 哦在哪裡 在哪裡 別輕言放棄
早和你約定 不管哪裡 不用怕有我一直在陪你


雖然沒說什麼,但是她內心的最柔軟的地方默默的溫熱了起來。
『啊!他愛我。這個人愛我、這樣一個人愛著這樣一個我。』

殊不知這首歌到最後,角色卻滑稽似地對調了。
也許這是他一開始給她的提示,只是她沒看出來罷了




為了彌補距離的缺憾,他帶給她一支專屬的通話
若想念了,撥幾個鍵便隨時可以聽到對方的聲音

每晚,總是聊到耳燙,手機限制時間到了還未結束。
他耍賴的要彼此都對對方說「親愛的我愛你晚安」。

她是很喜歡聽的,只是要說出口卻難免害羞。
支支唔唔了半天才含糊的快速帶過,他不甚滿足的嚷著不公平
直到掛上電話,她臉上的殷紅與擂鼓般的心跳卻還持續的叫囂著好一會兒

他對她很好,他每過個幾天就來到她的地方見見她,
他關心她的感覺很溫暖,電話一響心情便跟著愉悅起來
她知道他會告訴她許多有趣的事情,並且在最後對她說親愛的我愛你晚安


偶爾她還是會有些不安,她覺得自己無法回應他給的那麼多的情感
要是傷害了他怎麼辦?要是自己做的不夠好怎麼辦?
他輕輕地安撫著三不五時就焦慮病上身的她,要她跟著他的帶領就好
別想太多,一切有他。
而她只要慢慢的讓自己敞開心胸,慢慢的讓他走進心裡那就好了

當有磨擦的時候,她又忍不住要懷疑
他對她說:
你以為兩個人的相處是那麼容易的事嗎?

她被這句話震懾住了!

或許是她將一切想的太小說了,該有很多事必須要去包容。
於是她要自己好好想想。
她要自己好好學著當一個女朋友,關懷是雙向的、感情的付出也是
她要好好的去愛一個在愛著自己的人才對

她學著去表示關心、她學著生澀的回應他的吻
她學著去適應他說的那些理所當然會發生的事
原本她以為這是一種付出,漸漸的她也覺得這是理所當然
因為那是他。


只是,某一天、說不出哪個確切的日子,當突然發現的時候
電話的結尾已經沒有熟悉的親愛的我愛你晚安了

她想,或者每天說總是會膩的,信任著對方才是重要的。
何況這樣肉麻的話自己也不擅長說出口。
但是漸漸的,電話少了、時間短了、內容淡了。
她說她覺得他變冷淡了,他說沒有,還是一樣有打電話呀
但是她覺得不一樣了

他說最近忙了!於是,她想,也罷,至少他還是有打電話。

但是,不一樣了。

「吃飽了嗎?吃什麼?在幹嘛?等下要做什麼?......嗯!晚點再打給你。」

望著嘟嘟響的手機,知道這個等一下是要等到十二點多了的

心裡覺得不夠了。

漸漸的不知道要對他說些什麼,因為那一端的他總是打著哈欠。
她說,如果他肯站在她的立場為她想,才不會用這樣的態度。
她說,他變冷淡了。她真的必須說。

不管她發出怎樣的求救訊號,他也只是淡淡的擋了個軟釘子

「妳總是想太多。」

漸漸的,面對著他她卻連意思也表達不完整。


她說,她用一百分的心力去愛著他,愛不就是這樣嗎?
如果有保留,那就不是愛了,只是理性著的喜歡吧!
他說,或許之前他是用一百分的心去愛著她的,
但是現在有好多好多事,所以他變的只能撥6、70分去愛她了。

而她感覺到自己在聽見他平鋪直述地說出這句話時,心已經碎掉了
但是她沒有說出口,因為他說的也是他的道理。
沒有永遠的熱戀,平淡也是福份。如果這是他所謂的平淡的話。

也許是之前自己的游移不定,所以現在換自己得承受這種不公平。
這是報應。也許是她該受的。


於是她想開了!慢慢來吧,渡過這段時間或許會好些的
雖然距離他對她很好很好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好久,
他對他只剩6.70分的時間早就超過那些所謂的回憶,但她就是記得
越是記得越是傷。

明明只佔了所有的1/5,為什麼她的心卻要將那些美好放大到好像有4/5那麼多
而忽略那些傷心流淚的,真正的4/5?

細讀偶爾寫下的手札,卻發現他其實並沒有很珍惜這個她,直到現在也是。
不知是天性如此,還是,他懂珍惜、只是對象並不是她?


她拼命將他們認識的時間拉長,好安慰自己是因為他們已經穩定
甚至將他對她說第一句話,還稱不上認識的那一天就訂作開始
因為這樣他對她很好的時間也會跟著拉長。


與友人的相聚,席間對方的手機偶有響起關切的時刻

看著面對面的友人露出甜甜的微笑與害羞的娃娃音向著對方撒嬌。
她不禁有些羞赧
時常不經意翻開包包拿東拿西,想看看藏在裡頭的手機會不會
會不會也響出關心的語調?
只可惜直到分開各自回家,它都只是靜靜地躺在皮包深處,不發一語。

他常常要她不要跟其他人比較,每對情侶都有各自的相處模式
那為什麼她就要是這樣的模式呢?

他不耐又無奈地對她說著:「我對你還不夠好嗎?」


其實她並不是要比較,她只是想要一點關心與在意

只是說出口後,這些舉動不僅不是發自內心,卻甚至成為一道枷鎖

於是她只得一個個放棄了
因為她與他都是大人了。



以前的他總是任意妄為,下午一通電話就告知她下班後記得來車站接他
雖然總惱他的任性,卻也掩不住見面的興奮
她會嘟嚷著幾句說:你總是這麼莽莽撞撞的
其實開心得不得了~


後來,雖然是同樣的時間,電話早就不再響了!
有時,他還是會在那個時間打打電話看看她在做什麼
但內容從不曾再是「下班後來車站載我吧!」

於是她下班後習慣騎著車去到車站附近,看一下人來人往的總站
抱著一絲絲會不會下一刻他就出現的驚喜,但是她知道那只是幻想。

現在不比以往,他有許多事必須處理,身不由己,他離不開
他說他曾有幾次買了票握在手中,卻又在登車前一刻被叫了回去

她不捨他這樣奔波,聽他這樣說她又覺得好感動了!
她要自己更堅強些,她從來就是個獨立的人不是嗎?

但漸漸的,她發現他已經將她挪放在最後最後的一個位置。
以前他曾說過她是在家人之後最被他看重的人了,說不定還擺在他自己之前
但現在她或許連他家裡的電視或網路都無法相提並論了


她想見見他,於是就去了。她踏上了路途,不覺得累,因為她只是想見他
就算只有幾小時,但是她很滿足。

他說他不喜歡這樣沒意義的相見,他不能多陪她、她這樣來回太累了
她並不覺得這是沒有意義的見面、她想起一開始他也是這樣來回奔波
也許見面並不需要什麼意義,也許他已覺得沒有意義


她習慣看著他上車坐的安穩了才緩緩步回
卻總在自己登車後轉身看見人去樓空的車站
會差了這幾分鐘嗎?

或許。


話說不好,試著傳些簡訊表示關心吧!只是從不曾得到任何回應。
那些累積在手機中的寄件備份她沒刪,她要用那些字句提醒自己
不管付出多少關心,都石沉大海的悲哀




每一次她都希望他能去思考到底他們之間出了什麼事?
但是她發現他並不常去反省,一轉頭他便將那些事拋到腦後



她只好自己想著
她想,是自己哪裡做不好嗎?
她想,為什麼要一直體諒、一直忍受寂寞的感覺?
她想,為什麼會這麼短呢?說會對她很好很好的語句還言猶在耳
          卻用那麼美卻短暫的夢去換漫漫長夜的孤寂

她想,是不是自己傻得把自己的新鮮感都破壞殆盡了?
她想,他為什麼不珍惜他自己要的這個人呢?
她想,有時候她還是會知道他愛她,卻更矛盾
她想,他曾經是那麼了解她,現在難道卻不知道這樣是傷害嗎?

她想了很多。
很多事她知道,其實只是有沒有心的問題,而?

她在這段關係中太無主見,
她以為只要體諒與了解,她以為只是自己不懂
她太輕易的就讓了步,只因為他曾對她那般好


誰不想要一個詩畫般情投意合的物件?
堅信著「你以為兩個人的相處是這麼容易的嗎?」這句話
她學會配合、學會孤單、學會放棄

然而他早以將說出口的話忘掉了


藉口只是委婉的拒絕
當她不再咄咄逼人的時候,當他們的關係如他所說的結束的時候
這些壓力源也將一個個隨之消失


他說要她放手,他不值得。
她除了流淚說不出其他的,她聽著對話那一頭他對她的曉以大義
她覺得無辜,連分手他都要說是為她好
但是她從來都知道他的安排只是為自己
他說距離對她是種殺傷,但她更知道距離真正殺的是他自己那一開始的衝動


他覺得、他認為、他想,便是未來。怎忘了,他是一支寫了便成真的魔法筆
兩個人的相處,向來都是一個人做的決定。

她其實看透了,他已習慣這樣的模式
其實至頭至尾,配合著的都是她,那還有什麼好遺憾?

或許她並不是能夠開啟他的那把鑰匙,而他也只是她滄海的一粟;難為水。

她學到了很多,她更懂得如何愛自己也愛別人
她也希望他學到了,因為她知道他需要一個依靠
他或許曾瞭解她,但他還不懂得瞭解後該做些什麼?



親愛的你在哪裡?或許只存在夢裡。










有許多人送過歌給我,或當場唱過,朋友或其他。
歌詞總是帶有些他想表示的意涵
或許字句寫得動聽,但那又怎麼樣呢?
畢竟填詞者亦不是唱著歌的那個人

以往我會因為那些歌詞而感動,但現在我知道
那也只不過是流行歌。商業化地流動在普羅大眾之間

且,說不定早已換了調。


有些不明究理的人看到網誌,都會以為我是不是又陷入了低潮?
是不是突然又悲從中來?放不開什麼的...

並沒有,謝謝關心


其實沒有什麼不好,曾經也有像在作夢般的那段日子
感謝,有許多事或許永遠也無法經歷。若不是曾經擁有的話
快樂的其實還是很多很多的


以這樣的方式寫出一篇作文也是蠻有趣的
有點類似像小說那樣、沒有什麼特別的用意。
說不定以後可以用來當序,出書的話。我喜歡悲劇的故事,比較貼近現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DWINA 的頭像
EDWINA

表面的和平

EDW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