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腦內搜查チーム,簡稱「第九」。
是藉由"觀看"被害者腦部記憶的映像來緝拿真兇的一個警務內部單位。

視覺記憶映像化可以直接投射出兇手的樣貌,不需要再經過推理或側寫
兇手樣貌與作案手法將會直接重現在搜查員眼前。
但未經本人同意窺視其腦內涉及個人隱私與人權等相關敏感議題
故第九並非正式被承認的單位,被害者記憶的影像也無法作為犯罪證據。

「第九」現任室長薪剛(まき つよし)是一個傳奇的人物
搜查員必須親身去連結並觀看被害者的腦內影像,
從中會感覺到被害者的感受、恐懼、甚至是幻覺。對精神負擔非常大。
單位成立之初,有五個搜查員看了一個連續28人殺人犯-貝沼的腦內影像
四個成員全部在看過影像後自殺,
只有薪不僅沒有精神崩潰、還繼續堅持在第九工作。
貝沼事件並非對薪沒有影響,且自殺的其中一名成員鈴木克洋甚至是薪的摯友
兩人一起創立第九,鈴木卻在看過貝沼的腦內後、決定破壞貝沼的腦
並要求薪開槍射殺他...
因為貝沼的腦已經被破壞了,到底鈴木最後看到了什麼

讓他不惜赴死也要守住秘密?
因為貝沼一案太過危險,之後便禁止再繼續調查。

青木一行是第九的新任搜查員。

主線由青木負責的第一個案件--觀看死刑犯露口浩一的記憶開始。
他是一個腦內權威教授,死刑判決原因為殘忍屠殺家人─
母親、妻子與小女兒身中多刀明顯死亡,且腦部皆被破壞;大女兒娟子失蹤。
露口浩一表示已棄屍海底。

警方無論如何搜查始終找不到娟子的屍體,決定透過露口浩一的大腦
直接觀看他犯罪當時的影像來尋找線索。

在連結影像前,薪囑咐青木:「必須保持客觀。x3」
青木自認以自己對腦科學的知識與心理認知,能夠清楚判斷狀況,
而薪只是冷漠地說:「
判斷就是一種主觀。」(※)

隨後呈現在眾人眼前的影像讓監查員們臉色大變:
親手殺害全家的竟然是應該已經死亡的大女兒「娟子」。

露口浩一是為了袒護女兒而攬下罪行(???)

雖然第九發現了真相,高層卻拒絕重啟調查。
在行刑後才發現殺錯人,警界丟不起這個臉、更不想面對輿論壓力。

(※官僚式的鴕鳥心態與事不關己、以威權掩蓋事實,

不願承認錯誤,並非"正義"就能被揭發或捍衛)

明明知道真凶逍遙法外,青木無法坐視不管
雖然第九的影像無法作為犯罪證據,也不被允許重啟調查
但若是由其他調查單位發現了新的罪證,並呈報檢察官,
案件就不得不被重新審理了
於是青木找來當初偵辦露口案的刑警-真鍋協助追查

真鍋為人剛愎自用、一意孤行且脾氣暴躁,
對青木這種人生勝利組非常不滿,原本不願幫忙。
但在露口的影像中清楚看見真鍋在搜查時私自將被害者昂貴的手錶據為己用
且真鍋也親眼見到了露口最後的影像,目睹娟子行兇的過程。
算是半脅迫之下答應協助第九蒐集罪證。

看過別人的大腦後就再也回不去了。這件事在真鍋身上得到最大的驗證。

私下調查才展開不久,娟子就現身了。
社會上的認知,她是楚楚可憐的少女、一夕間失去所有家人,
兇手還是自己的至親。因為受到太大的刺激導致失憶了的悲劇唯一倖存者。

但第九所有人與真鍋都看到了露口的影像,都看到這個看似無害的柔弱少女
是怎麼一刀一刀刺向家人的身體、渾身浴血卻毫無感覺的冷酷表情
是怎麼將兇器放在自己爸爸的手中,恣意離開的。
甚至為了讓爸爸目睹家人全部慘死,甚至還在最後刺殺外婆時
放慢了速度,就為了等爸爸下班開門親眼看見自己正在殺人。

就算外表再怎麼純真無害,真鍋與青木都知道娟子骨子裡就是個惡魔。

但一切都是那麼完美,除了露口腦內的影像外,沒有任何證據可以指證娟子。

青木一行人想透過調查娟子身邊的人際關係來追蹤線索,
竟意外發現娟子與"貝沼"之間竟然曾經有聯繫!!

交織非常複雜。
從露口的影像中發現,他很早就發現了娟子的異常
娟子會帶各種不同的男性回家發生關係,
露口窺視著女兒與男人在床上的姿態、女兒也知道爸爸在看...
終於,女兒也向爸爸展開了身體。「我知道,你想要我的吧~我都知道的喔...」

露口最後擔下娟子的犯行,甚至擔心家人的記憶會暴露娟子是兇手
而將母親妻子與女兒的頭部砸毀,並不全是爸爸袒護女兒的關係,
絕大部分是-露口愛著自己的女兒。

娟子到底想做什麼,也許她曾經帶上床的那些男性會有線索。
真鍋開始一一追查,追到其中一個床伴時他竟正好在真鍋眼前跳樓自殺。
此並非偶發事件,同時間,有另外八個男人同時自殺了。

看了死去的這九個男人的腦發現,這些人來自同一個感化院。
且全都參加過貝沼的「教育課」,在課堂上被施以催眠術:
當見到日蝕,心中的「鎖」便會打開,再也守不住秘密。
貝沼的教育課似乎是將這些感化院的少年心中的罪惡感鎖起來
他們都曾經霸凌他人或從事壞勾當。
貝沼催眠他們將這些罪惡感"鎖"起來,成為保守心的秘密,但當"鎖"打開的時候
罪惡感與恐懼也會一口氣爆發出來。

當天正是日全蝕發生的日子。

而也在這些人共同的腦內影像中看見了貝沼與娟子接觸的畫面。

看來想找出娟子的罪證,勢必得再次探索貝沼的影像;
也就是僅存的鈴木克洋的腦。
薪決定親自看鈴木最後的影像,到底鈴木看到貝沼的什麼讓他決定以死保守?
這個薪一直害怕去觸碰的真相...會不會是因為自己?

其實到這個部分可以發現,就算片長2個半小時
對日本電影而言真的已經超級有誠意了!!!
還是因為太多支線而將整個劇情路線切割得很複雜瑣碎。

露口案娟子殺人前在家人的體內注射了大量的鎮定劑,
警方認為是從事醫療相關的人員才有辦法取得,
於是先由和娟子上過床的醫療生著手調查
第一發現:鎮定劑並不是醫療生給的
第二發現:醫療生並不是娟子的男友,原本他喜歡的是娟子的妹妹。
娟子卻主動引誘醫療生與其發生關係。
娟子就像蜘蛛一樣,用肉體、言語...引誘著男人進入自己的網中。
對醫療生如此;對自己的爸爸也如此。

追查後發現,娟子曾就診精神科,主治醫師是曾經診治過薪的齊藤醫師。
鎮定劑應該是齊藤醫師給的。他就是單純的旁觀者,享受著娟子的表演,必要時給予協助。

然後娟子的床伴們就告一段落了。之後的九人同時自殺案,又是另一批人。

即便知道貝沼與娟子有接觸,但對於娟子是受到貝沼的催眠才犯下殺人案;
抑或是自己本身想這麼做?還是沒有結論。一切還是沒有證據。

娟子玩弄著搜查組,趁大家越追查越多支線、墜入五里霧之中時
謀殺了自己的兒時玩伴。讓他被貨車撞死。
原本真鍋正在追查,卻慢了一步,這位少年已經變成路上變形冰冷的屍體。
且因為少年是盲人,沒有腦內記憶的畫面。
特意殺掉這個少年就是娟子嘲笑第九的手段之一
沒有腦內影像,你們什麼也辦不到。

真鍋終於徹底崩潰了,他已經不想再管什麼證據不證據。
眼前這個惡魔就是殺人兇手,她不認罪我就強迫她認罪。

青木追上衝動的真鍋,他正以槍威脅著娟子。
青木當然不能讓真鍋以這種方式讓娟子認罪
談判的過程中娟子不斷地以言語刺激著真鍋,終於真鍋開槍打中了青木
青木也開槍擊中真鍋,但本意只是為了阻止真鍋的暴走。
真鍋看過露口的影像後其實也知道是自己的專斷造成冤死,
露口案要是可以再追查多一點,就不會造成今天這些局面;
明明是連續殺人狂,明明大家都知道的事實。
卻因為"沒有證據"或不願承認錯誤而讓他逍遙法外。

還有在案發時竟然還有閒情逸致拿走露口手錶的那個自己。

一切都那麼令人作嘔,因為看過這些,他已經回不去了。為什麼要讓他看到!!

娟子附在真鍋耳邊輕聲地說:這下...第九要看的腦又多了一個,真鍋刑警,
你的大腦將被赤裸裸的播放出來,就像我爸爸那樣...

最後的一根稻草壓垮了真鍋,他提槍轟了自己的腦。


青木因為腿被真鍋射中而無法及時阻止真鍋在自己眼前自殺。
以及最後他那句:「你為什麼要讓我看到那個影像!!為什麼要找我。」

是自己導致真鍋的死亡。一直自以為自己不會像先前第九的那些成員一樣
受到他人影響的自信,在娟子的呢喃與真鍋的自殺中被擊潰了。
自以為是的正義什麼都做不到。


另一邊是鈴木想守住的,關於貝沼的秘密。

一句話、一個自以為善意的舉動,竟變成一連串惡意的開端。
薪絕對始料未及。若是知道28個人被貝沼殘忍的殺死
只是貝沼為了向薪證明他錯了...
這個畫面絕不能被薪看到,這是鈴木想保守的秘密。

在一座教堂的禮拜剛結束,某座位遺留了一個皮夾。
一個髒臭又有些行動遲緩的流浪漢發現了,原本想詢問周遭是否有人弄丟,
但也許是日子真的太苦,轉念,緩緩將皮夾收進懷裡。

這時,薪握住了流浪漢的手:「善與惡只是一個念頭。」
接著他拿走皮夾:「現在的你還沒有做任何的壞事。」
薪給予流浪漢一些鈔票。讓他離去

那個流浪漢就是貝沼。

「多麼溫柔的人啊...」
「善與惡...只是一念之間...現在你還沒有做任何壞事...」
薪的話在耳邊迴盪著,貝沼手中還握著鈔票。

你自以為幫助了我嗎...認為這樣救贖了我嗎..."現在的我"還沒有做任何的壞事....

這樣溫柔的你,一定認為這世界充滿了善念吧
你幫助了我還給我錢,我也想送禮物給你...薪...看著吧...接下來的這28個人
就是我送給你的禮物。

貝沼殺人的理由真的太討厭了。就是一團黑暗。
世界有美好的一面,絕對也有黑暗的一面。
善意的舉動對某些人來說可能可以解讀為
施捨、天真、高高在上、太過純潔...讓人想要弄髒。

於是貝沼展開連續殺人計畫,殺人的原因就是因為薪"幫助"了自己。
自以為是,善意對每個人都適用嗎?
當你的善意變成殺人的凶器時,你會怎麼樣呢?
你的善意間接導致他人的死亡時,你會怎麼樣呢?
很期待呢....

(※太極端了吧這個...
為了不讓薪知道貝沼殺人的"原因"而選擇死亡的鈴木...
也許鈴木是為了保護薪?也許貝沼的黑暗影響了鈴木,
看到那麼多殘忍的虐殺畫面,鈴木也許內心也滋生了
28人之所以死亡是因為薪一開始的舉動導致...
但他又知道不應該怪薪...各種矛盾逼的鈴木不得不以死
來封住即將脫口而出的傷人的惡意?)

貝沼的畫面過後則是鈴木自己臨終的畫面,在最後給予薪救贖的腦內啡。(笑)
開發「第九」雖然看到很多黑暗面,但最終還是想要相信世界。


後續薪帶隊救出了青木,娟子則裝成被挾持的樣子投向警方的懷抱尋求保護。
失血過多的青木經過救治轉醒後,立刻通知第九─還有一個腦部必須看。
娟子害死的少年雖然是盲人,但他的導盲犬不是。

藉由導盲犬的腦內影像,第九成功找到娟子藏匿的地方,那裏遍布許多人骨
從一開始青木的側寫就認為,娟子刺殺家人拿刀的手勢非常熟練,
絕不是第一次殺人;之前一定已經有過殺人的經驗、
躲藏的其間說不定也還在持續殺人。
如今搜查到的藏匿地點這些人骨正可以當作罪證,直接將娟子作為嫌疑人逮捕!!!

 

結局,警察並沒有逮到娟子,她點了一把火直接將一切燒毀、包含自己。

第九最後也沒能確切知道娟子到底想要什麼?殺人的原因是什麼......

是想制裁侵犯神的領域窺視他人內心的第九嗎?還是...想被了解?
 


【秘密】總的來說並不難看,兩個半小時並沒有覺得特別冗長或乏味
就是太多片段從中間切入,這也是漫改的通病吧!畢竟原作12冊的內容
要濃縮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說明來龍去脈,
很多東西會被剪掉、很多東西也只能點到為止。
造成很多時候其實應該是有很濃烈的感情衝擊,呈現出來卻雷聲大雨點小?
過程中抽絲剝繭的部分不算連貫,多虧岡田將生跟生田斗真池面加分了些
導致我對原作興趣不大(清水玲子早期畫風還蠻隨興的,漫畫裡的青木沒有帥)

片尾特別帶出了導盲犬眼中美麗的世界。
薪想讓青木看看,世界並不是那麼醜惡、
不要因為一些極端的惡而忽略那些五彩繽紛的事物。



也許你看見了那些人性的醜惡、但別忘了曾經給予你溫暖的人們。

世界有多黑暗、另一面就會有相等的光明。
同樣的,感受溫暖的同時、也必須要接受那些刺骨的惡意。

善與惡是並存的,不要失去客觀與冷靜,不要偏頗或執意某一方。
自持正義也會被正義所害;人非聖賢、絕對也會有惡、有無法挽回的事。
但要繼續向前,就必須背負著這些站起來繼續前進才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DWINA 的頭像
EDWINA

表面的和平

EDW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inhsu1122
  • 非常棒的解析!讓我一些疑惑頓時開朗。非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