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俺封面  

說完電影來提提原著。

因為對電影的懸念很多,想說會不會因為讀完原著得到解答呢
結果發現並沒有,為了使整體能夠順暢並更加為人所理解
電影還是進行了部分的改編,以至於原本的疑問並無法從小說中得到解釋

 


但不得不說劇本改得並不差,作者所想表示的寓意還是有發揮出來
且將大量黑暗沉重的物質改以較為詼諧的方式演繹出來
吸收較為容易些。

星野幸治的俺俺相較於電影,是更加黑暗的作品
探討了人性更深層的東西。

「我」之所以增值,是說明各種人都有可能是「我」
平時我對某人嗤之以鼻,但在某個時刻我卻會成為自己所討厭的那個人。
假使對方是「我」,也會做出這種選擇的吧!
正因知道對方是「我」,對於性格卑劣的「我」更加感到無法忍受。

討人厭的上司田島是、聯考失利的大哥是
隨波逐流用稅務士身分洗黑錢的姊夫謙助是...
背後議論謙助的媽媽和姐姐,也漸漸變成了...

PS.原著中,最初的永野均變成了「大樹」,而大樹成為「永野均」。
     與電影安排不同。另外,並沒有黑道情婦彩佳的角色。

 

以下摘錄有感段落!!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單純的人一但受了傷而沒有確實癒合,就會變得不太妙
田島進公司的時候,是個更積極的好青年。他能力很強、很能幹,對吧?
所以才會被人隨心所欲地驅使。

因此,他那股『自己沒有得到正確評價』的想法越來越強,變得很乖僻。
他自負這個領域只有自己辦得到,但事實上每個人都行,這讓他很受傷。

所以,他才會對被視為相機領域行家的永野看不順眼。

你別把田島那種人放在心上!要是太在意他,永野也會變成田島的。


※※


我不知道自己想不想結婚,也沒有那種機會,所以我也無心認真考慮。
即使我結了婚,對象肯定是個跟我相襯的樸素女性,
說穿了充其量只會成為老爸跟老媽那樣的夫妻。
我完全不想組織那種家庭,甚至想切斷量產那種夫妻的循環,
那麼一來就不會生下像我這樣的子女。
不,孩子什麼的怎樣都無所謂,重點在於我不想跟任何人共同生活的此一事實。
像這樣獨自吃著萬年不變的超商與麥當勞的生活,雖然既悲慘又可憐,
不過反正這只是飼料,這樣就夠了。獨處的時候,我只是個電源關閉的物體,
只要提供最低限度的燃料補給,讓我不故障便已足夠,
所以我不要求比這種飼料更好的佳餚。
真正的問題,總發生在電源開啟的時候。
電源一開啟,活生生的我只能仰賴程式、照著範本運本,
不得不跟無法理解我的父母扯上關係,不得不向同事般跟同事相處,
不得不努力建立自己的特質,不得不說明自己,不得不無止境地扮演自己。
活著時永遠做著這些事會讓我發狂,有必要關閉電源。
所以我很珍惜獨處的時間,在停止扮演自己的時候感到安穩。
這時要是有別人在,我就得開啟電源、扮演自己,
陷入「電源唯有在入睡時關閉」的可怕事態。 

 

※※

 

「你覺得考上稅務士的朋友看起來好耀眼,所以才覺得還是該考稅務士。
你只是跟隨著讀書會同伴的潮流,想要往那個方向前進而已。
你有點太容易迎合別人了,我認為這種個性與其當稅務士,
倒不如繼續在這工作。」大樹對八十吉說道。

「我是很容易隨波逐流,不過還比不上大樹你呢!
你根本一心只想著迎合環境,所以對別人的事漠不關心。」

「你要是不敢正視"不會做事"的自己,就算離職也是理所當然。」


※※

 我那對不斷要求「要有個性、要有個性」的父母,只不過是一昧模仿別人、

在意著別人眼光過生活的凡夫俗子罷了。庸俗的人到處都有一大堆,
所以絲毫不會察覺自己的怪物性質。這種人是最可怕的怪物,
在這種人的環繞下,大哥要怎樣活得有個性?
怎樣才能學習「活得有個性」
是怎麼一回事?
大哥在痛苦的狀況下,拼命盡了他最大的努力。
他被迫學這學那,還要去上七國語言的課程。
他拼命看爸媽臉色來選擇
自己喜歡的事物,
應該是因為他極度渴望爸媽能接納自己吧!
然而,那兩個傢伙卻只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
而他們想要看到的,就是周遭的
成功者所體現的人生形象。
對我爸媽來說,「有個性」指的單純是「成功」的意思。
他們只是把成功的義務強加在我大哥身上而已。


這麼一想,我漸漸懷疑大哥是不是藉著退出,走上了自己的路。
倘若如此,真正的犧牲者是我!我明明百般不願,
至今還住在老家,就是因為大哥不在,
爸媽非得由我來照顧不可。
這個家沒有我就會四分五裂,因此不允許我退出。
總歸一句,大哥搶先退出了,而我像是被賣來這個家的繼子,
被用來換取大哥的自由。
得意的人是大哥,悲慘的是我才對!!

憎惡在轉瞬間膨脹,進而化為殺意。
再繼續待在這個家裡,我相信自己會殘殺全家人,
甚至能極為逼真地想像自己殺害父母的畫面。
這樣的我,只能自己去死了嗎?
想到這裡,我突然領悟了。大哥就是不希望這種悲劇發生,才主動消失的。
他並不是想藉由退出,邁向自己的新人生。
而是面臨「死的是自己還是父母」
這種二選一的緊要關頭,
選擇放棄這兩個選項。在他心裡,或許已經殺了自己和父母。
實際上,大哥根本就沒有獲得自由。


※※

「我和主任你是同一個我。」
『所以這又怎麼樣?』田島迅雷不及掩耳地回答。
「咦!這麼說主任也察覺了嗎?」
『你似乎非常高興,但這種事沒有半點意義,不察覺也罷。』
「可是,當我知道自己跟田島主任是同一個人後,覺得真是太好了。
老實說,我以前都因為無法理解你而排斥你,但既然我自己就是你,
不就表示已經可以接受了嗎?」
『你真無知。也許你以為自己已經接受我了,但實際上根本沒有。
你很快就會明白,然後打從心底排斥我,就是這麼回事。
認為"既然是自己就能安心"的想法太天真了!』

『我是你,所以能夠明白。儘管你覺得自己不值一提,卻還是很愛護自己,
很寶貝地抱著受傷的自尊心,不願意接近別人,不是嗎?
明明你就不曾真心接納過別人,還說什麼鬼話?有夠幼稚的。
你跟只能接納自己的自己們聚集起來互舔傷口,聲稱自己跟一般人不一樣,
對吧?你說這話到底有幾分認真?那根本是烏合之眾,烏合之眾有多醜陋,
我已經見識過了。我走過的橋可是比你走過的路還多。
那種幼稚的團體還是盡快捨棄吧!沉浸在那種低等的喜悅哩,
日後破滅來臨時可是不堪一擊!

 

※※

我的腦海中浮現沙丁魚的形象。
雖然,我看起來彷彿自由自在地優游於大海中,
實際上不過是配合身旁的沙丁魚擺動著身體。
那些擺動不是由某隻沙丁魚帶頭決定,
所有沙丁魚只是模仿身旁的個體,全體向雲一樣擴張、縮小、橫向流動,
一個勁地往遠方游去。他們沒有意志,一旦脫隊就會被吃掉。
所以我敏捷地游動,好讓自己不會輸給周圍的沙丁魚。
前後左右上下,不管看哪裡,
全都是沙丁魚沙丁魚沙丁魚。
不知不覺中,我不但認不出自己是哪條沙丁魚,
甚至連自己是否身在其中都不得而知。


※※

 

「全都是這傢伙的錯!」阿直的眼神轉為憎惡,看向阿均。
「我想要多少認同自己一點,很珍惜是這傢伙(均)溝之口
我覺得信任這傢伙溝之口大樹哥就等於信任我自己
事實上,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擁有自信,它跟珍惜我們的心情是一體的!
這傢伙(均)卻不是如此,他之所以能冷漠地對待溝之口
就是因為他一直不相信自己,無法珍惜自己!」

「懂得這麼多,阿直也可以獨當一面了快可以自立了!」阿均又在嘲弄。
「你現在給我滾出去!現在、立刻、馬上!好了,快滾!」阿直喃喃自語地宣告。

我不敢相信這兩個人是阿均和阿直,想要大吼的衝動驅使著我。
我絕對不承認這是我,也不承認這是自己,想把這裡破壞殆盡


※※

於是,一回神便發現我們消失了。每個人都不是我,成了純粹的自己─
我和其他人是不同的人。

察覺這件事的時候,我突然感到有種難以形容的寂寞,
感傷今後再也沒有人能像瞭解自己一樣了解我。
不對,我改變想法。
只要持續將對方當作自己來理解,偶爾也是能夠了解的。
只要這點程度就夠了。倘若所有人都是同一個自己,並因而導致自己消失
那不是遠遠可怕得多嗎?

你們千萬不要認為「時代不同,不甘我們的事」,這件事與你們息息相關。
一旦你們忘了這些事,你們也會馬上變成我我我我正暗中等著你們忽視、
等著你們遺忘自己的現在和過去。
所以,我拜託你們千萬要銘記在心。
最重要的是,千萬不要忘記自己是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DWINA 的頭像
EDWINA

表面的和平

EDW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