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俺.jpg  

 

是先看了電影再回頭閱讀原著的。

雖然電影的歸類是奇妙的黑色喜劇(?),但內容並不真的像封面那麼輕鬆愉快
昏暗的色調與看似繁瑣日常細節處帶出的沉重社會現象
並不是人人都可以接受的步調。
也有人將之定位為迷妹才有耐心吞嚥的影片。

曾看到過一段解析:
因為我們已經習慣事件有起承轉合,
看到最後總是要有個真相大白水落石出才覺得是個結局
所以對於這種開放式的內容,很容易產生「什麼啊!?」的焦躁感

沒有得到一個明確的ending。
但宏觀來說,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結局。

故事從主角「永野均」與母親昌枝在家裡對談的視角開始,也在這個環境結束。
畫面中穿插許多寓意也是我後來看了各種分享的心得才發現的。
包含自從均打了俺俺詐騙電話之後所遇到的
提款機前方警察、詭異鄰居洗衣大嬸、路上帶小孩的媽媽、轉角的老伯...
每個都用詭異的眼神注視著他,是要表現出「均」的"心虛"。
產生罪惡意識後,認為所有人都帶著奇怪的眼光看自己。

時不時出現大量豚鼠代表增殖正在發生XD
以及用手表的顏色區分「我」,都是破案關鍵

平凡的3C販售店員永野均每天過著存在感低下的生活
原先雖然有著攝影師的夢想,但終究沒有達成
在相機賣場反覆著推銷產品,面對視他為眼中釘的上司田島以及愛佔便宜的同事們
過著無奈又彷彿這就是人生般的"普通"生活。
直到有一天,機緣巧合之下有意的偷了麥當勞用餐時坐在鄰座的「大樹」的手機
並用手機進行了一次「俺俺詐騙」成功之後,「我」開始增殖。

「均」謊稱自己是「大樹」,向手機來電中的「大樹的媽媽」詐騙了90萬元。
沒想到領到款後的隔天,「大樹的媽媽」竟然來到家裡幫自己(均)做飯
並稱呼自己(均)為「大樹」!?

偷偷跟蹤「大樹的媽媽」回到"老家"的均,
發現老家裡擺的照片中的「大樹」竟是"自己"的臉
思緒一陣混亂,急忙離開「大樹」家,
並回到"自己"真正的家──永野均與永野昌枝寓所
自己是永野均啊!!怎麼會變成大樹呢? 只要看到媽媽,就能回到「永野均」了吧
這裡才是"自己"真正的歸處啊。
沒想到昌枝完全將自己擋在門外嚷著別再惡作劇了!!否則要報警了!!
且家中竟出現了另一個西裝革履的"自己"!!

家中的"自己"要求「均」先離開,隨後再連絡釐清狀況。

原來在「均」回家之前,竟還有另一個學生的"自己"前來
說自己是永野均!?這是最初的增殖。

三人見面後,發現果然都是"自己",為求分別
西裝均是「大樹」(均認為是俺俺詐騙後產生的自己,所以稱他為「大樹」)
學生均是「小直」,而自己還是「永野均」。

三個自己相處起來格外輕鬆愉快,因為都是自己
喜好相同、步調一致,心裡的想法也一樣,自己就是全世界最了解自己的人
於是均、大樹、小直租了一個房間成立秘密基地「俺山」共同生活
只要自己跟自己相處愉快就好,其他人根本不重要~

戀愛  

但隨後,增殖並沒有停止,甚至大量發生了。

"我"品質參差不齊,對於"我"的存在,三人意見開始產生分歧
小直想找出所有的「我」建立「我的王國」,但均跟大樹並不認同
就算都是自己,也存在著可被接受與不能原諒的自己。


消除  
當第一個「我」被"消除"的時候,
均、大樹、直發現,「自己」竟然是可以被「自己」"消除"的。
消除開始的同時,身邊的人也漸漸一個個全都變成了「自己」
大量的劣質的「我」只會拉低「我」的價值,
劣質的「我」必須得被消除才行。


最後演變成大量的「我」開始追殺「均」,因為也許消除了「均」
其他的「我」就能成為「均」...

俺俺是一部探討「自己」的電影,其實我覺得能思考的點非常多:
每個人心中都有許多不同面向的自己,就算是自己,也有無法接受的自己。

如果不認可周圍的人,周圍的人也不會認同你。
認同  


漠不關心是最危險的思想。
漠不關心是嘴危險的思想  


有些事連自己也無法對自己說,甚至,會被最相信的自己背叛。
理論.jpg  
理論2.jpg  

究竟是消滅對方,還是自我毀滅呢?

......

結局很微妙。
三人剛決定稱謂時,「大樹」對「均」說:『結果,你還是「均」啊...』
均一直很相信大樹,因為他是所有的"我"中最冷靜也最強的存在
結果卻是「大樹」策劃了所有的"我"來消除「均」。

均識破了大樹的偽裝刺殺了他:

『我有可能是真正的「我」...如果「我」消失了,
有可能所有的「我」都會消失』大樹說。

『不要緊,我就是我。』均說

一切歸零的勇氣。
也許一切都是源自於詐騙成功時的罪惡感
於是下定決心回到最開始,歸還了錢財,戰勝了自己


最終回到呼應開頭般的畫面,永野均與母親昌枝在家中談話。
昌枝始終背對著均說話,直到最後一個畫面終於轉身
卻不是原本的「昌枝」!!


網路上有許多人說這裡的媽媽變成大樹媽媽了!!
其實沒有,但也不是一開始的昌枝,是一個陌生的媽媽?

某些註解認為,這是想表示媽媽並不想當媽媽而是想成為別人。
而認為變成大樹媽媽的想法是,說不定大樹的確是「最初的永野均」
現在的「均」在眾多的自己自相消除中留下,成為「最後的永野均」


眾說紛紜,也一定有很多其他的想法吧!!
電影看了三次每次都有不同的意見產生,這也是各種自己的辯論。
這種感覺有點像先前的全面啟動那樣,
各種結局說法好像都可以成立,就看你怎麼想。


另外,沒提到女主角內田有紀所飾演的黑道情婦彩香
是因為覺得她的存在好像不影響劇情的進展?
(後來發現原著的確沒有這個角色!?)

雖然劇情有點出她能看出「均」與「直」的不同
但並沒有確切說出為什麼?哪裡不同?
她的存在於電影中是為了引導均相信「自己」
因為只有她看得出均是均
在均拿著大樹故佈疑陣的照片懷疑"自己"根本已經死了
現在的"自己"根本不是"均"的時候
只有向能分辨自己的彩香尋求確認,自己到底還是不是自己...

俺俺是我喜歡的題材,但據聞導演三木聰就是一個抽象的導演
抽象的劇本加抽象的導演還是那種跳TONE的日本式拍攝手法
只能說這並不適合想休閒放鬆時觀賞,但劇情本身非常值得一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DWINA 的頭像
EDWINA

表面的和平

EDW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