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寫網誌了!! 不動則已,一動驚人。
正是準備要來記載一下關於這個人生的微變革(是"微"嗎?)

約莫三四年前還在人事的時候,
隔壁的促逼已經勇往直前的衝去斗六給吳爺爺縫雙眼皮了!!

隔天立即上班,看起來也還好。
那時她就興沖沖的給了我名片要好康到修報。

但生性怕痛的我怎樣也無法想像有人拿著針線在眼皮上穿梭的恐怖畫面
而且總覺得整形這事就代表了在臉上作假(我是老一輩的保守人士)
有些無法接受...所以沒特別把這事放在心上


不知是否是近幾年韓風來襲的影響
整形也越來越普遍,雙眼皮/隆鼻/抽脂什麼的好像變成一般的保養那樣平凡
網路上越來越多人的分享都好誇張
原本是素人縫個眼皮+墊鼻瞬間變身周慧敏
這到底是要路人群眾怎麼活阿!!不公平嘛~
造成生活不便的"矯正"是情有可緣
不過這整完根本連整個人生都矯正了!!

看了好多篇的分享文後,開始也有了想縫雙眼皮的念頭...
(我也想要大眼睛?!看看縫一縫會不會有桃花XD )

一開始當然也是先在網路上作作功課。
高到三萬多四萬的名醫車○聖的釘書針,低到六千塊過一生的吳外科
都有許多人推崇。
身邊的人大多是到吳外科做的,聽說他的傷口最不需要照顧,復原期最短但最痛
最痛這詞嚇壞我,我怕我在手術台上失手出拳
所以選擇"比較多麻藥"(格友做過都說不痛)且環境舒適的醫美作首要考量。
考慮的有李進良的嘉仕美跟另一間新聖楊國輝醫師
實際諮詢時我是去楊醫師那邊看診。(面對李進良我怕我會笑場)

諮商費用250,但同時他也會送妳一本楊醫師自己出的書
裡面有很多整形的相關介紹。

楊醫師幫我用牙籤撐出眼形後就說,因為我眼皮脂肪較厚
提眼瞼肌有一眼較無力,用縫的容易大小眼,最好是用割的
否則會拋拋眼。

本來就沒有想過要割,割的風險跟冗長的照顧恢復期完全不在我考慮之內
醫師一席話讓我再次打消雙眼皮的念頭
想說,好吧!我這輩子就這樣好了~

於是又這麼過了大概半年......

腦木的同事又一個去斗六縫回來了,媽媽看了他的成果驚為天人!!
立馬回家催眠洗腦加團購
要咱們三姐妹乾脆全部包車帶去給他體梯咧(台)

原本就有一點點念頭的我很容易的就被說動了,
何況一毛不拔的腦目竟然說要支出費用!此時不衝更待何時
就去吧!!!(前面楊醫師說的話全拋到腦後)


原本想趁228連假來個一股作氣,但果然已額滿。
於是選了下一個清明連假來作,術後可以窩在家裡不停冰敷熱敷跟打滾

先前有兩次挑眼睛下方皮脂腺的經驗,對於麻醉倒不是那麼害怕
大部份的分享都說麻醉最痛,我就放下心來。
一日一日的也沒期待也不緊張,順其自然的等那一天的到來。

我是預約星期四(4/3)下午三點,多虧有愛雞陪我一同前往
診所的外觀非常懷舊,雞看到醫師的出生年月日嚇得不輕
(吳醫師今年71歲啦,雞不由得想像出一位手抖個不停的老人畫面)
我們被囑附先洗手洗臉後就沒有其他交代了
(我亂洗了一下就回坐位了...後來才看見有洗面乳)
所以我就跟愛雞坐在前頭掛號處等待
還奇怪著怎麼都沒有別人...

時間超過三點多一些時,吳爺爺從地下室緩緩走上
然後淘氣地使用電腦椅滑進問診間
就在這時,突然從裡面(原本以為是醫師自己家裡的客廳)
湧出一大群人。自以為第一名其實我最後。
大家都是要縫雙眼皮的。

整個過程其實我默默覺得蠻隨興(便)的,
吳醫師用牙籤稍微比畫一下就換下一位~
也不會給你太多時間問話,所以很快量完很快就進入縫線階段

這時我跟雞總算是移到裡面原本我們以為是客廳的區域
裡面已經有一群人在分享過程了
我倆在旁邊不合群不想加入XD自顧自聊天跟研究管狀真空吸引電梯

前面幾位出來感覺都還不錯,沒有很腫
有一位看起來像是大學生的女孩,我們都覺得她本來的樣子就很可愛了
剛縫完卻變得比較熟齡!?

看大家出來都還可以談笑風聲,我也比較不那麼緊張。
(但事實證明我太天真)

到大概四點半才到我,進入手術室後發現跟我想像的不一樣
手術台不是床或鐵板,而是一個很細的人形軟墊
平躺在上面不可以動,因為一翻身就會掉下去了,還頗高。
連續劇常出現的大刺眼手術燈就罩在正上方。

醫生還一邊摧促著,快點快點~趕快上來
我只好連滾帶爬上手術台

這時才真的開始體會到緊張,我也想眼皮放鬆阿!
但當下連話都說不太清楚了!還放鬆眼皮咧
前面的時間醫生會先幫你畫上縫線的記號
這時要抬高臉,我因為一直抬不夠高醫師有點小怒
畫完記號他就要消毒眼睛了。
叫我放鬆但是撥開我的眼皮往眼球沖了一堆食鹽水好痛!
跟所有的程序比起來,打麻藥真的是最不痛的一環了

接下來麻藥注射就一點點刺刺的而已,我個人感覺不會很痛

縫的過程是眼皮的拉扯感,看得到東西在上面戳來戳去
雖不痛,可是
感覺很奇怪不蘇胡,
眼尾有縫到一個地方我"有感覺"(驚)

醫生邊縫邊念念有辭,大概是在說我的眼皮垂垂什麼的
總之我坐起來又躺下去、坐起來又躺下去,重複了三次
才放我下手術台。中間還捏了捏剛縫好的眼皮!(嚇)

接下來就是在外面等待的時間了,中間跟幾位在我之後要縫的同好們聊了聊
就輪到我拆線了!!
可是醫師看完覺得有一眼比較好,一眼比較垂
所以決定重縫一眼
(這時有感覺了!!開始會痛痛!!我懷疑麻醉已經開始消退)

原本我以為是拆線,結果是重縫
所以又要再去外面等待。

再次拆線的時候他們都保證不會痛,但我麻醉大概已經退光了
感覺就像在眼皮傷口上又被大力拔眉毛那樣
然後又拿棉花棒戳進我的眼皮裡面清血絲
喔~~~I DON'T KNOW WHAT TO SAY.
為毛要這樣對我阿~~~大家不是都好好的嗎T^T

可能是我在拆線前不小心在醫師面前說,我覺得前一位小姐縫得比我自然
因此觸怒了吳爺爺吧...

中間是有人來握住我的手,還有輕輕拍拍
可是好像不是傳說中的醫生娘...睜眼時除了小姐沒看到別人捏

拆線的過程整個悲慘,眼睛還在爆淚時小姐就要求要拍術後照了
我心想~這悲慘的痛哭流涕樣拍起來準嗎?
太恐怖惹只能語無倫次哈哈~~當天應該是我最慘

原本準備好要輪流冰敷的眼罩,卻被告知絕對不可以冰敷
抱著半信半疑卻不趕違抗醫師的心,放假這幾天還真的啥都沒敷
只買了帖蜈蚣碇草茶泡來飲用。

目前已邁入第四天,不知道何時才會消腫呢...
左眼看起來有一點鬆動阿...

PS.此次縫眼皮沒啥照片紀錄,因為適逢清明節
怕以為是好兄弟回來了就不好。X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DWINA 的頭像
EDWINA

表面的和平

EDW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