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曾北上參加華人版圖三帥簽書會(發條、阿芳&牛奶人)
當時的場地安排在周董不能說的秘密之Mr.J餐廳

文雅的洗手間前,一幅黑白分明的插畫、一段簡短的文字
吸引住我的目光;很簡潔而有力的。
(可惜存證的照片今已遍尋不著)

從那時開始,我知道了黃俊郎這號人物。

也許該說我本就不是一個熱忱於書海間的文青
再加上阿郎根本就是一個既低調又任性的作家

直遲到今日我才終於買下了他的著作之─第二本書

這系列的順序是這樣的:
這本書→第二本書→第三本書→不是第四本書(唯一彩稿)

因量少、且每每看到都封得死緊,實在無法決定該買哪本才好。
後來找到了官網,裡面有些試讀,才終於下了決心。
買了最心有戚戚的第二本。

其實這本書也很好。

以下節錄很有感觸的句子。
(許久沒思考...已談不上什麼深度,連圖文書都差點要看不懂了)



會說話的人 真理總是站在他那一邊
會裝飾的人 目光總是放在他那一邊
由於不清楚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
所以大部分的人  總是跟著人多的那一邊


「愛 到底是什麼?」女人問
「我不知道」男人說「但我知道你並不快樂」
「為什麼」女人問
因為快樂的人不會問」男人回答


「如果你真的愛我 就證明給我看吧」在月光襲來時 女人說道
「......」男人在月色下沉默了
「你為什麼不證明  難道你不愛我嗎」在雲層經過時女人問到
你問這麼膚淺的問題我仍然沒有生氣 這樣還不夠愛你嗎
男人坐在草皮上說道


男人就這樣走了  在女人沒有回來之前
男人帶走所有一切他的東西
女人回來後悲傷的翻遍整個房間
最讓女人悲傷的不是帶走的東西
而是男人沒有帶走一件有關她的東西


那天照著鏡子時 發現裡面沒有自己
我並沒有太著急 反正活在這個社會
也幾乎用不到自己


他輕輕地飄在地平線的上方
我問她是怎麼擺脫重力的影響
我說我好羨慕可以飄在空中的人
「讓我們駐足留在地表的」他說
「不是重力」
「而是責任」他溫柔的說
「而有一天 你不想盡責任了」
「你就可以和我們一樣飄起來」他說
「那我們會飄到哪裡」我好奇的問
「我們之所以有方向是因為有責任」他說
而飄起來的那一天 沒有責任的那一天」
「方向和目的對我們就沒有意義


那個愛賭的人切斷指頭發誓不再碰牌
那個酗酒的人卡在壓扁的座位哭說不再喝酒
那個吸毒的人看著鏡子難過的再來一管
那個偷腥的人辦完事後空虛的再來一次
有人發
有人哭著有人難過有人空虛
只是 每個人都只是說說而已
沒有人會放棄
最後 每個人放棄的 只有自己
「我也是耶」我笑著說
我也放棄了自己
用沒有人能想像的方式


他們談論著誰比較悲傷的過去
並不是因為悲傷的過去比較偉大
只是  關於別人的快樂生活誰也沒興趣聽


他一直拼命的往上爬 只想往上爬
甚至不惜把別人踩在腳下
今天他開心的站在最高處
望著他腳下的一切  他開心的大笑
而地球另一端得陌生人卻搞不懂
那個在最底下的人怎麼那麼開心


我照著你的意思前進 就像我和你的約定
我照著音樂的旋律前進 就像琴譜上一個又一個不斷的音符
這樣的前進妳開心了嗎 這樣的旋律你喜歡聽了嗎
關於討好你的一切 我成功了嗎
成功之後的那個人 還是我嗎
疑問被拋在後頭 我仍然只能努力
直到你點頭 然後握著別人的手從我面前經過


「因為愛他所以才每天一直想見到他」女人說
「因為愛她所以才無時無刻想照顧他 關心他」女人說
「你說 這樣我還不夠愛他嗎」女人說
「我怎麼聽都覺得你只是在愛你自己」
「因為做那些事開心的是你 而妳沒想過他愛不愛那些事情」男人說


「內再是看不出來的」我說
「但可以用感覺的啊」他說
「就因為是感覺 所以更容易被欺騙」我說
「所以你是說不要去看內在嗎」他問
「不 我的意思是 不要太以為內在很重要」
「因為就連我們自己有時候都不了解自己 何況是別人」我說
「而且 每個人的內在其實都很普通」
「只是我們想得太多」


「如果能有個情人就好了」女人說
「喔 為什麼呢?」男人問
「因為當發生悲傷或不能承受的事時
有個人在身邊陪我度過是很棒的一件事啊」女人說
在我的經驗裡 如果有悲傷或不能承受的事發生
幾乎都是情人造成的呢」男人摸摸女人的頭說


作品和人是兩回事 很會寫情歌的人
也不見得就是個好情人 多的是有才華的畜生
才華和一個人的人品或成熟無關
只和他擅長的東西有關
而唯一和好情人有關的 是他平凡生活的那一面





關於這本書...


心碎是什麼感覺 我想
沒心碎過的人不會知道

曾經心碎過的人也不會知道
只有
正在心碎的人才會知道


有時、會在河邊一整天,但什麼事都不做;
有時、會再都市一整天,但什麼事都有做。
什麼事都沒有做反而很充實
什麼事都有去做反而很空虛。


其實,花在吃飯的時間不多
但花在想吃什麼的時間卻很多
就像,花在過自己生活的時間也不多
但花在想過什麼生活的時間卻很多


這年頭,要談一場愛情很簡單
要維持一場愛情卻很難
簡單是因為  大家都容易感到寂寞
很難是因為  大家都容易認為有了愛情就可以不再寂寞


有些時候 好想吶喊 但很快就被忙碌淹沒
有些時候 十分空虛 但很快就被墮落填滿


習慣坐在都市陰暗的角落裡
因為那是我唯一可以安靜的地方
喜歡跟在都市盲目的人群裡漫步
因為那是我唯一知道方向的時候


也許我們該流浪到沒人的地方
享受孤寂
再回到都是人的地方 看看哪裡的我們才是自己


一碗白米 可以挽救一群人的生命
一顆寶石 只能挽救一個人的虛榮
但一碗白米卻換不到一顆寶石 這才是價值


對於現在的痛苦你不用太在意
因為我們很容易就忘記
對於現在的快樂你也不必太得意忘形
因為我們很快就會失去


一直以為草履蟲沒什麼了不起
因為他連煎個荷包蛋也不行
我常常嘲笑牠活的完全沒有意義
直到有一天
看見了水裡面那個長得和草履蟲沒什麼兩樣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DWINA 的頭像
EDWINA

表面的和平

EDW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dzzgmnpiwp
  • 天天開心
  • frankbdc
  • %%CHINESE_RAND%%CHINESE_RAND%%CHINESE_RAND

    幫你推推,互相推推
    全身油壓,舒壓,指壓,粉壓,按摩;;;;聯系方式,及時通:chole62236 電話:0916~947~181(軒軒),請放心預約;;;服務好,技術優;;;預約按摩專線:0916-947-181(軒軒)<br>

    %%CHINESE_RAND%%CHINESE_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