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否認的,阿芳先生是位很有才華
並且認真用生命在創作的一位作家
在他腦海的資料庫裡,裝滿從過去到現在所累積的點點滴滴
那些傷過痛過的淚、也懷有淡淡哀愁的微笑

透過詼諧的圖畫與文字,赤裸裸地呈現在讀者面前
也許過於坦白得未加修飾,卻也是以自己當作教材
期望在交流閱讀之中,每個人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愛方式。


這次較前一本著作多加了許多文字的部份
允許我基於大愛分享的立場摘錄出一小段

(純屬摘錄,內文未連貫,完整版請詳閱並支持阿芳先生)





__《 那一年  我曾如此的卑賤 》  _______________●○●


我愛你擁抱我的方式,也許懷念著你曾經為我細心地吹頭髮。
我愛你許多不經意的小動作,捏我、摸我的臉、餵我吃東西,
這些對你來說可能是你習慣為你每位愛人所做的,
卻是我很少體會過的感動......


我被許多你幾個曾經和我同心的點觸碰到了,
我第一次體會到這麼接近的同心,
因為最初的幾個同心的點,讓我愛上了你。
也愛上了那幾個同心的感受,原來是這樣的美好,
讓我嚮往了想跟你一直處在這樣地同心的狀態下。



然而你給予的一切卻像電磁一樣慢慢隨著日子消失殆盡.....



也許是我放大了那些其實是你不經意的美好,
也或許是我太渴望擁有一份美好關係。



你時常忽遠忽近的,上上下下的,時好時壞的
讓我有時可以很貼近地感覺你在我懷裡,感受著你愛我
有時卻遙遠的像個陌生人似的,冷漠的讓我害怕...



消失之後的你,
總是不耐煩的告訴我你這兩三天跟我斷了聯絡的原因是因為你很忙
我也越來越討厭我為何會有讓你像報告公事一樣的態度來跟我說話
好像我們的愛情的建立方式已經演變成一種交代而已。



我更討厭自己為何不斷的渴望著你的電話,
討厭著自己要如此這般的瘋狂的想念著你,
然後像個情婦般等著你不知何時才會撥我的電話,
等到你好不容易出現了,卻又得面對你的不耐煩,
多問了幾句你這幾天做了什麼,你卻急著想掛電話......


同時看見你的態度又同時看見自己這幾天想念你的心情,
讓我非常非常的討厭自己為何要這麼在乎你。


我一點都不知道我該怎麼做,你說不出讓我安心的話
或者是你不想說出讓我安心的話,
或者你只是想讓我自己絕望到放棄吧
我每天只有等待、等待、等待
等待你何時會想起我這位男朋友





我開始不斷地陷入一種擔心的循環裡
害怕被傷害,擔心你是不是劈腿了,害怕你不愛我了
怕你覺得我煩,怕你不再喜歡我了
然後又反省自己是不是不夠體諒你

我不斷的妥協妥協妥協妥協,好像妥協成了一種愛的維生點滴
一點一滴的換取這其實已經知道是茍延殘喘來日不多的愛情

我越來越不知道該怎麼做
每天都在煩惱著該怎麼做你會開心,你會愛我,會想我
我過的很不開心,但是我卻比較重視你開不開心





但是最讓我難過的並不是我盡力了。其實要我承受再多都可以
最讓我難過的是,你甚至看不見我是如此地愛著你,
如此卑微地深愛著你,你看不見也感受不到我愛你的心。

愛上你,讓我明白我竟然是,可以如此的卑賤的
卑賤到我曾說過,別離開我,把我當炮友都可以...


曾經,好渴望能一直擁有你給我最初的愛,希望能跟你走好久
但是如今,我已經寂寞到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了,
我完全的不愛我自己
每一天想到的只有如何讓你更愛我,我渴望被你多愛一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所以說,在愛情裡誰投入的心力大,誰就注定成為無法翻身的輸家
不論是男性或女性,終有機會體驗到,原來自己也可以如此的卑賤


看到此篇【芳文柒】
讓我想到,曾經,我也巴著電話不停流淚的說:

「也許是我做的不夠好,因為我不知道怎麼當個好女朋友,
   能不能給我點時間讓我去學習?讓我學著做得更好。」

這麼卑微地,近乎祈求。


對方回答:『不是在愛情中才在學習的,現在已經太遲了。』





回想起這句話,突然覺得一陣可笑。
並且連為何發笑的原因都無法完整表達出來。

Ridiculous!到底真的是我做錯了什麼嗎?

我想我唯一做錯的一件事,就是搖尾乞憐地向人乞討愛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DWINA 的頭像
EDWINA

表面的和平

EDW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