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高的女生永遠看起來活的很快樂,
即使她不開心的時候都會先想:「我這樣會讓別人不快樂嗎?」
如果有人會不開心,那麼她們願意隱藏自己的不快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XXX要結婚了,什麼時候換你們兩個?」

這是她最怕聽到別人問的問題。
她和男友交往了一年半,最近她男友的好哥們John要結婚了,
每次朋友聚會大家興奮的討論起John和交往三個月女友就要閃電結婚的消息,
以及上個月John趁女友生日時安排了一場令人驚喜又感動的求婚計後,
瞬間成為每個朋友口中最新鮮、最八卦的話題。

沒想到三個月前還嚷著想認識女生、想交女友的John,
現在喜孜孜的牽著「未婚妻」的手四處發喜帖公佈喜訊,
人生著實難以預料。她的男友是John最好的朋友,理所當然的成為最佳伴郎。
在男友一起幫John追女友、與對方兩對couple一起吃飯、籌畫求婚計的過程中,
她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覺得有點失落感。

她說,她雖然表面上是幸福的,可是她總覺得少了一點什麼。
她不想要羨慕別人,畢竟她與男友在一起也一年半的時間,也很穩定,
但為什麼她看到John與女友出現的時候,
總是覺得自己一年半的感情比不上別人三個月的濃情蜜意。

她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看到他們的幸福時,心裡總是酸酸的…」

「因為他們在一起三個月就求婚嗎?」
其實我想講的是:「因為妳男朋友不跟你求婚嗎?」

「不…不是啦!」
她脹紅了臉:「我又不是非嫁他不可、我又不是沒有人要、
我又不是愛逼婚的女人、我又沒要男友給我任何承諾…我才不是那種女人啦!
我才不會去跟男人要任何東西,包括婚姻。那不是我的風格!」
她連說了好幾個「不」,用力的搖著頭,
彷彿要跟某些她不喜歡的女人劃清界限。

我當然知道固執的她是以這般「有骨氣」的用自己的方式活著,
她付出不是為了回報,她愛人不是為了被愛,她不會開口要任何東西,
她只希望男人可以懂得她的付出、她的好,以及她的愛。
於是她的男友逢人便說最欣賞她的EQ很高,像這樣不吵不鬧不會要的女生,
即使你在別人面前傷了她的自尊,她也會先顧及你的面子。
因為我瞭解,所以我懂她…,
EQ高的女生永遠看起來活的很快樂,
即使她不開心的時候都會先想:「我這樣會讓別人不快樂嗎?」
如果有人會不開心,那麼她們願意隱藏自己的不快樂。

「只要大家開心就好。」這是她的口頭禪。

她們總是笑著,她們是大家最喜歡的甜姐兒,是男友最懂事的好女友。

但是我知道,甜姐兒有一天一定會忍耐不住爆發,
她害怕別人不快樂,卻隱藏了太多不快樂。
有一天,她終於崩潰的在家把自己灌醉,撥了電話給我…

「妳知道嗎?我男朋友跟我在一起一年半,一年半!你知道有多久嗎?
我們都是三十好幾的人了,他當初交往的時候說他很想結婚定下來,
想要跟我規劃未來。但是現在呢?
我連講到『未來』兩個字都害怕自己是不是說錯話。」她顫抖著一邊哭泣一邊說話。

「我到底是哪裡不好?我長的不夠漂亮嗎?我學歷不夠高嗎?
還是我個性不夠好、工作不夠努力、家室不夠清白、
賺的錢不夠多、生活不夠檢點、對他不夠好?」

「沒有啊,妳很好!基本上妳是我認識條件最好的女生前幾名。
我要是男人一定馬上把妳娶進門!」
這不是安慰,我承認我以上說的百分之百真心。

「可是為什麼?我們在一起那麼久,他從來不會想跟我談到『我們的未來』?
我們在一起一年半,我連他家人長的是怎樣都不知道!」

「你們還沒見過家人?」我一驚。

「沒有啊,他從來沒有提過,而且我覺得他從來沒有認真考慮過這件事情。」

「可是,你們兩都三十幾歲了,在一起這麼久,
討論未來和認識對方父母本來就是很正常的事,妳沒有跟他聊過嗎?」

「有啊,可是他都說『不要給我壓力』,搞的好像是我在逼婚一樣,
其實,我只是想要認真一點看待彼此的關係,我完全不是那種逼婚的女人。
我只是想要一段很認真的把對方當作『很重要的人』那一種『很重要的關係』,
妳懂嗎?我要的只是被重視,即使未來分手了,
至少,我們曾經也是對彼此來說『很重要的人』,你懂嗎?」
她說的語無倫次,但是我完全理解。

即使分手後,我們仍然感激的是,過去的男友曾經把妳視為很重要的人,
他願意跟妳分享他所有的生活、以及生活中最重要的家人朋友。
你參與他的生活、他的人生。

以外人來看,他們是很棒的情侶,如果不是她跟我這麼說,
我也從不會想到他們有如此的問題。
她說:「女王,妳寫過一篇『三十歲男人的恐懼』,
我一直覺得我就是你筆下的女主角,妳那一句『他想結婚,但他不想跟妳結婚』
讓我覺得,好像是在寫我們兩的處境。」

「我想,或許是你們的步調不一樣吧…」我想了好幾個安慰她的理由。
但是,連我自己都覺得心虛。
我想不透這個男人不願跟她共同計畫未來的原因,
我知道他想定下來,她也絕對是個好伴侶,他們在外依然是一對人人稱羨的情侶。
那麼,他們是哪裡出了問題?

她說:「我總是努力做個成熟懂事的女友,
我總是怕我做的不夠好,妳說,我倒底是哪裡不夠好?」

我想安慰她,但是我難過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那一天,John的婚禮,她男友的忙碌的當著稱職的伴郎。
她坐在台下,看著新人在牆上投影的一張張交往過程的合照,
偷偷的背對著我,我知道她在擦眼角的淚水。
我故意在她酒杯倒滿了紅酒:「嘿!我們來喝一杯吧!」
親愛的妳,我多麼希望有一天可以坐在台下看著妳幸福的照片,投影在我的面前。

新人來敬酒了,妳的男友一回來,妳在桌子底下緊緊的牽了他的手。

大家舉起了酒杯,旁邊的朋友笑著問:「John都結婚了,什麼時候輪到你們?」

在空氣凝結的那0.1秒,
我笑著大聲說:「我要先嫁出去,她才可以結婚!」妳感激的看了我一眼。

「現場有沒有優質單身男?快點幫她介紹男朋友!」眾人一起大笑了起來。

最後離開的時候,有人打翻了紅酒灑了妳的裙擺,
你笑著說:「沒關係啦,大家開心就好!」

大家開心就好。

妳總是笑著,妳是大家最喜歡的甜姐兒,是男友最懂事的好女友。

送了妳上男友的車,你們笑嘻嘻的跟我揮手道別。
妳的笑容好甜,好溫暖,我揮著手笑著,突然靜止在那一刻…

妳關上車窗的時候,我突然看到玻璃上,那似曾相識的笑容。


「沒關係,大家開心,就好。」


轉自I'm Queen    http://www.wretch.cc/blog/illyqueen/12323189  



有人說像這樣的「甜姐兒」其實只是沒有自信、自卑
因為不敢自己做決定所以隨波逐流,把一切都交給別人定奪便沒有責任

我習慣去跟隨別人的意見,又或者是沒有意見
除非真的毫無頭緒、對那提案有非反對不可的理由,我才會偶爾發發聲
某部份真的也是怕負責吧!
我擔心大家並不滿意、不喜歡我的提案,表面迎合內心排斥
有些人的都可以充滿但書與限制條件,而我是真的都可以的人
要將決定交到他人手上,也要有服從的覺悟,不要口是心非

我也是那種「大家開心就好」的人
反正在什麼情況下我都能自得其樂,順應各種環境
既然是這樣,那就讓其他只能生存在某些氛圍下的他們去選擇吧

不過真的在不知不覺之間,以為都可以的自己會突然發現自己快要爆炸了
一點點的容忍慢慢聚沙成塔變成高高的不平

卻是自己造成的

說是甜姐兒,卻也有那麼些不自愛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DWINA 的頭像
EDWINA

表面的和平

EDW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